晨间弃疗日常

和小伙伴的交换,逗比OOC文…………这边存一发。

 

 

 

孙哲平左手拎着一袋包子,右手里是豆浆和炒肝。走到门口把右手里的东西交到左手,然后去裤兜里掏钥匙开门。客厅没人,看来他买早点这工夫另一个喘气的还没起。
他把吃的放到桌上,转身推开卧室门,就看张佳乐披着被子在床上端正的坐成一团,手里还拿着他的IPAD,眼神直不愣登的,说不准又被什么中二剧情打动了。
见孙哲平进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深情款款:
“‘百花再度开放,一族重新复苏,是因为你,我才会有那样的梦想’……感动吗?”
孙哲平习经为常的抖落了一身鸡皮疙瘩,拿起床边的衣服丢给他:“快点收拾吃饭。”
“真不感动?”
孙哲平把被子从他身上扒下来叠整齐:“感动。”
张佳乐喜滋滋的跳下床去洗漱了。
孙哲平拿起被他扔在床上的IPAD一看,是本老漫画,《圣传》。
这玩意儿怎么就这么闹心。
等他收拾完出来,那个“玩意儿”张佳乐正毫无自觉的坐在了桌边开吃,孙哲平走过去拨弄一下装包子的塑料袋——四个三鲜馅的都没了,这嘴真他妈快。他叹口气拿起个韭菜鸡蛋的开吃。
“咦?你还没吃啊?我以为你在下面吃过了呢,这些不够吧,我再去买点……”张佳乐后知后觉的说。
“闭嘴,消停吃。”
张佳乐闭上了嘴,忧郁的盯着手里的包子,思考起了爱与表达之间的深刻问题,然后他把手里半个包子送到对方嘴边。
“趁热吃!鹌鹑蛋还在呢!”
孙哲平抬起头,看见他笑得跟朵花儿似的,一嘴巴的油,晶明瓦亮。

早饭吃完,张佳乐大概吃咸了,跑去厨房找喝的,半天没动静。
孙哲平正想他是不是又搞什么夭蛾子呢,就看见他在厨房门口露头了,目光控诉,眉头紧皱,一脸抓到了自己外遇证据的表情。
“孙哲平,我看错了你。”
“啊?”
“也许你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是蛛丝马迹已经出卖了你。”
“你搞毛?”
“这是什么!”张佳乐大踏步走过来把一样东西往桌上一拍。一瞬间孙哲平都要以为那是自己和另一个不知是谁的女人的结婚照了。
幸好不是。
“你抽疯啊,这不是蜂蜜吗?”
“这是什么牌子的蜂蜜!”
“冠生园,好蜂蜜啊。”孙哲平莫名其妙。
“你!居然背叛了百花!”张佳乐义愤了。
“……”打死孙哲平也不知道他的脑回路怎么拐的,百花战队你都不呆了,为什么还对蜂蜜这么执着啊?难道你当初是因为这个名字才选的战队吗!?
“你已经忘了我们当初的刻骨铭心了吗?”
我们当初是打荣耀的又不是开百花蜂蜜专卖店的!
“让我来帮你回忆起来吧——”说着就把人往沙发上压,孙哲平已经不想吐槽了,就知道他一发病肯定不止一个症状。
反正吃完饭没事干,当锻炼身体了。
吭哧吭哧十多分钟过去,亲也亲过了,摸也摸过了,衣服也脱得不剩什么,估摸着差不多了但是半天不见身上的人有动作,孙哲平又有了不祥的预感。
挺起腰往后看,张佳乐正打开那罐蜂蜜手指沾了一大块,还牵着丝就往他的后穴送……
“想起来了吗?我们第一次的时候……”
他妈的原来是这个回忆!谁要想起来啊!!
但是显然抗议已经晚了,手指在体内翻搅的感觉让他重新趴回沙发上。
不,不能在这里放弃!孙哲平的回忆不断被唤醒……如果放任他继续的话,将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他压下不适感努力的回头,看见张佳乐又深吸了一口气,在酝酿着什么。
“闭嘴!”
张佳乐的读条被打断了,有点委屈的看着他。
孙哲平眼角发红的盯着他:“你他妈要是再敢冲着老子屁股拽什么文,就别怪我不客气。”
张佳乐闭嘴了,化委屈为欲望,埋头苦干。

事后,孙哲平抽着烟,张佳乐哼着小曲。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孙哲平听着听着就觉得百花当年的一路坎坷肯定跟眼前这个傻逼有着实力之外的莫大干系。
张佳乐闲了没多大一会就又来事,把脚背伸过去蹭他的小腿:
“夏休没几天了。”
“嗯,下赛季场上见。”
回答得这么积极明快很明显不合张佳乐的心意,脚背换成脚掌蹬了他一下。
孙哲平只好改口:
“马上要劳燕分飞,我真是心如刀绞。”
张佳乐气得直踹他:“分!你还想跟我分是不?!”
“不分不分,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这还差不多。”
孙哲平数了数,这次用了四个成语才把他摆平,这玩意儿真是病得越来越重了,自己肚子里那丁点墨水儿快不够治他的了。
真愁人啊。
“中午吃什么啊?”
“咱早饭刚吃完。”
“不是都运动消化了吗。”张佳乐认真的看着他,“吃完饭长的这点力气,全花你身上了——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这吃货还真能贫啊,孙哲平想着就把手伸到他的小肚子上摸了两把:
“来我看看你有没有藏着掖着贪污下来的。”
张佳乐露出不好意思的笑:“还真被你抓住了,来来来,补交公粮。”说着就又想往他身上骑。
“老实点!”孙哲平喝斥一声之后又哄他,“晚上的——吃完中午饭咱出去,买上他两箱子烟花炮仗放车上,我开车拉着你上野长城放去,回来再放你这炮。”
张佳乐眼神闪亮:“有你的!说定了!”
“嗯。”
他又扒在他肩膀上动情歌唱:“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孙哲平觉得自己没有捂耳朵,已经足够证明是真爱了,结果这人唱着唱着还推了他两把示意。
他也只好跟上合唱:“……要你相信我的爱只肯为你勇敢,你会看见,幸福的所在……”
能有个人,你能心甘情愿的跟他一起犯二,挺好的。
一路走过来,荣耀和他,都还在,也挺好的。
下个赛季,场上见。


PS:当晚野长城脚下,两个人兴高采烈的放了半夜的二踢脚。所以说,二这种事,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情趣。

 

 

评论(9)
热度(118)

© 湖蓝火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