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机却邪2

※主CP为叶周翔(叶翔+叶周+周翔)
※其他CP可能包括乐平,方莫,双鬼,陶伞等
※尽量向起点风靠拢
※后期各种黄暴猎奇注意

 

孙翔气不过伸拳就打,一大一小乒乒乓乓战成一团,叶修状态不佳,简直快被这小子骑到头上。

“咳,咳。”长老的咳嗽又恰到好处的打断了他们,“那么,您为何要毫无意义的攻击这条无辜的龙?”

“无辜?”叶修翻身一肘把孙翔压得呲牙咧嘴,任他像尾活鱼一样在身下扑腾,一边枕着他一边思考,这个词语似乎很有趣,让他觉得自己是比黑龙还要个头巨大的家伙,手拿着锋利的战矛把那可怜的龙逼到她自己巢穴的角落然后搜刮她的财宝……

“我只是奉命来寻回嘉世帝国被龙掠夺的宝物。”

“那么显然您落入了圈套。”

叶修耸耸肩,不予置否。

孙翔趁着这个空档终于逃脱压制,跳起来还要打,被长老用拐棍敲了后脑勺。

“奥丽维萨作为大陆上少见的长老巨龙,已经有至少十年不曾离开她的洞穴,宝物被夺的事件绝对与她无关。而且,恕我直言,即使您是人类中的佼佼者,想要单枪匹马对付长老级巨龙,未免太过勉强。”

叶修微微皱眉:这些情报与他得到的报告出入甚多,而且明显,更加贴近真相。

是什么,让帝国情报部门集体背叛?

长老像是看出了他在思考的问题,摊了摊手:“如果我是您,一定会把那个将我骗去跟龙打的人丢进水牢里,直到他泡得像条烂抹布。”

叶修微笑,却也并未轻易下结论,他优雅的对长老行礼:“感谢您的忠告,我会考虑这个建议。”

长老看着他的眼睛:“但这一切有个前提,就是您能够活着回到嘉世帝都去。”

叶修眯起了眼:“那么……您觉得是什么能够阻挡我活着回去的脚步呢?”

“很多因素,您知道。例如被惹怒的龙,设圈套的人,还有上天永远不会提前告知我们的意外……然而现在最现实的是,您身上中的毒。"

屋子里有一瞬间的安静,叶修暗暗的用力握拳,那种可怕的颤抖和无力感又出现了。他抬起头,正好看到孙翔全心全意的盯着他的战矛流口水,看起来这家伙好像在等他毒发身亡好接手遗产。

“您身上的毒非常可怕,还混合了诅咒的力量,并不是我们这种小地方的牧师能够轻易净化得了的,这儿是各大帝国不屑耗费精力争夺的所在,三不管的地界,离这儿最近的有神官驻守的城市也要三天路程,而您的状况最多只能撑一天。”长老一脸平静的给他解释这令人绝望的事实。

叶修笑了笑,仍旧从容不迫:“我知道您一定能够为我提供摆脱这种悲剧命运的方法。”

越云城的长老大人用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回应了他,然后用尽了他那身老骨头所能压榨出来的全部力气把孙翔赶了出去,而后者在门被关上的前一刻还在把脸挤在门缝里叫嚷着:“给我把武器留下来啊!!武器!!”

气喘吁吁的长老背靠着门平复了呼吸,终于露出了老狐狸的笑容:“那么,就让我们坐下来,好好的研究一下为您解毒的重要问题吧。"

叶修坐在桌边,露出了同样的微笑。

“越云后山长着一株柞尾藤,每年结一枚果实,我们将它作为祭品献给黑龙奥丽维萨,以交换巨龙的庇护……它能够解除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毒性。”

“只是‘大多数’。"叶修惋惜的摇头。

“是‘绝大多数’!”长老强调。

“一一但仍存在风险。”

“世上哪里存在没有风险的事儿呢?我们也一样得冒着激怒奥丽维萨的风险,来挑战巨龙的勇士应当有冒险的准备!”

“于是,您打算用这种‘有风险’的解毒药剂交换我的战矛或是什么别的?"

“战矛是要的,不然那小猴子非闹得我不得安宁一一除此之外,您得收他做徒弟,带他走出越云,见见世面,教导他当个真正的战士再还给我们。”

“……我觉得当只小猴儿也挺好的。"叶修嘴角抽动。

“那您准备亲自留下?反正我们得有个像样儿的守卫团长。”长老索性一摊手。

叶修的手拂过战矛:“战士的武器是他的生命,您没有考虑过要我交出战矛我宁可一死?”

“您不会。我们的族人会在面对强盗时摔碎玉石,但从不吝于将它送给美丽的姑娘。”

叶修失笑:“所以您觉得那孩子有资格拿着它?”

“请相信我,我这个老家伙有时连眼前的豆子数目也看不清,但我从来不会误判黄金与石子。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又野蛮又贪婪还有点蠢……但只要经过琢磨,就会是块世上难找的美玉。”

“而您想要借我的手?”

“是的,没有人比您更有这个资格。”

“您真是推销的一把好手。让我带您到帝都去,给您一颗豆子,半年后您就能买得起自己的宅子。”

长老苦笑着:“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像极了趁火打劫的奸商,但我现在有的只是眼前的情势和这条舌头……那孩子是我们的希望。您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无数良材美质希望能经您的手,但,我的这辈子也就只见过这样一个优秀得像金子一样的孩子,不能给他最好的教导,我死也不能甘心。”

“您不必这样说……其实,他的天分确实让我也惊讶。”

“所以,恳求您!别把这当成要胁,我是个身上只有五银币的乞丐,却想要买下店里最美丽的珍珠,唯一能倚仗的只有您的爱才与怜悯之心!”长老用干枯的双手紧紧握着他的手,热切的注视他的眼睛。

叶修不得不说,这是真情流露也好,是浮夸的演技也好,他确实被打动了。

叶修坐直身体:“成交。”他接着露出狡黠的微笑:“但我只能做到解除自己与器魂的契约,能不能成功得到器魂的认可与之订立契约,就得看他自己的了,您说的……世上哪里存在没有风险的事儿呢?"

 

 

评论(8)
热度(83)

© 湖蓝火焰 | Powered by LOFTER